比如收购时在秤上做手脚

比如收购时在秤上做手脚

2018-08-18 09:25

据报道,雀巢公司历来是双城市的纳税大户,2004年纳税额占该市纳税总额的60%。同时,双城市政府还在雀巢公司拥有2.99%的股份,双城市前任市领导还是双城雀巢公司的董事长。由此,我们便不难理解,地方政府帮助雀巢克扣奶农的实质是在谋求财政税收的利益,但这无疑是一种扭曲的政绩观。

其实,双城雀巢公司克扣奶农的伎俩并不高明,比如收购时在秤上做手脚,计数器任意克扣斤两,打着“以质论价”的幌子在奶质检测上自己说了算,随意以低质奶为由克扣奶农。对于这种伎俩,监管部门只要认真监督,便可还奶农一个公道。然而,当地政府部门不仅对雀巢克扣奶农的行为熟视无睹,对那些把奶卖给外地企业的奶农还动用多部门四处拦截。

双城市是黑龙江省养牛第一大市,多年来,这个市每日所产的1200吨鲜奶被世界知名企业瑞士雀巢集团旗下的乳业企业——黑龙江双城雀巢公司所垄断。然而,当地奶农普遍反映,这个知名企业在双城克扣奶农已成为公开秘密,其低成本经营模式引起当地群众的不满。(10月24日《北京日报》)

问题还不止于此,双城市政府甚至签订协议,不准双城市再建其他乳品企业,双城市的鲜奶原则上必须交给雀巢。在这种情况下,尽管雀巢百般克扣,但为了生存,奶农也只能哀其不幸,一些不堪忍受恶意克扣的奶农,不得不发出“宁杀牛也不交雀巢奶”的悲呛之言。公权力本应在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秩序方面发挥作用,为何竟成了雀巢克扣奶农的帮凶?

政府作为市场规则的维护者,不能既当运动员,又当裁判员。可是,双城市政府却公然参股跨国公司子公司,并且凭借公权力制造行业垄断,这种底气到底何来?制度对公权力的监督和制约疲软显然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,如果不能完善制度设计,加强对地方政府破坏市场正常发展秩序行为的监管,雀巢克扣奶农的商业模式或将被继续复制。